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二十章 情敌邢潇

第二十章 情敌邢潇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看了王艳楠的短信,心里怪宁霖偏执,礼拜天不让人休息也就算了,有特殊事也不请假,谁没有点自己的私事呀?真是个不通人情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一想,还是给宁教授打电话过去,假装道个歉,打了两次,不知道是宁教授故意不接,还是手机不在身边,反正是无人接听,南宫石禁不住犯了牛脾气,心里嘀咕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了不起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末了直接将宁教授给拉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楼上,尽管他以最快速度赶来了,但还是迟了一步,陈小咪所说的“他们”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门虚掩着,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比他想象的还严重,桌椅板凳电视沙发包括客厅吊顶灯都被砸得一塌糊涂,玻璃渣渣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现场好比鬼子进村土匪光临暴徒袭击飓风虐过,几乎就一个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咪,叔叔,阿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来过陈小咪家,并不陌生,叫了两声,没人回应,才知道家里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室二厅的房子,到客厅的时候,南宫石发现客厅地板上有一摊血,手掌心那么大,并点点滴滴滴到了沙发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又是一惊,电话里陈小咪一声“妈妈”的尖叫,是不是她妈出事了?那让人揪心的尖叫也许就印证在这滩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候,手机滴答一声,陈小咪来了信息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在中西医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西医医院很近,就在小区对面,南宫石关门去医院,心里想起陈小咪给自己说过的一些事: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说她们家族号称千亿陈家,在东海市赫赫有名,但是他爸和他奶奶早些年为一些事闹翻了,闹翻之后他爸就出来单干房地产,最近不知什么原因,可能是效益不好,她爸借了一大笔高利贷,连本带利一个月就翻了三番,估计中个福彩特等奖才能还清,弄得她好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曾给陈小咪说过,让她给她爸说一下,高利贷违法,欠再多都不用怕,法律不支持债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她也这样说了,结果被她爸来了一句:“我也是211大学的高材生,这么简单的法律常识我不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懂你为什么不报警?”陈小咪这样问他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懂还不报警,肯定我有我的道理,对不对?你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爸不肯说,还很不耐烦,陈小咪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能有什么道理?因为他爸说保证没有违法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讨债公司的人,大都是社会上召集的人渣,带头的更是人渣中的极品,穷凶极恶,除了不懂同情不懂怜悯外,什么歹毒丑恶的事恐怕都能做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暗想今天大概又是讨债公司的人来闹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事情发生后,小咪爸不让报警,受不了讨债人的恐吓,陈小咪将她心中的困惑无意中说给了她表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表姐就是王艳楠,王艳楠听了说:“这个好办,我给你介绍一个人,准能轻松搞定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她介绍的人正是南宫石,陈小咪听说介绍的人是体育大学的格斗狂人小暴龙南宫石,十分高兴,表现的异常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面后才发现,俩人早都认识,是去年参加大学生电影节,有人质疑抗日神片动作太过悬殊,分明就是个笑话,是对国人智商的诬蔑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骂对方有头无脑,不懂艺术,没有想到遭到在场所有人围攻,南宫石舌战群儒,应接不暇,这时候,只听一个女生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,你们这帮只会纸上谈兵的现代腐儒,手撕鬼子悬殊吗?那你们听说过还有一拳能打死一头牛的吗?还有你们知不知道,东海体育大学有个绰号叫小暴龙的,只一拳就把世界拳王眼珠子打出来了,难道这也是假,也是个笑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一看,说话的女孩她妈太漂亮了,简直到了让人想犯罪的地步,他正想过去和她搭讪,远处过来一个女生,把她叫走了,但是她的样子,他记住了,她正是陈小咪,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见面,    俩人也算是熟人了,三人一块儿吃了一顿饭,陈小咪照实说了自己的困惑,说如果讨债人再来动粗就请南宫石给他们一些眼色瞧瞧,至于好处,一定满足南宫石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满口答应,见陈小咪靓丽无比,正是自己喜欢的样子,又因为帮过他,爱得心里直痒痒,本来是即贪财又好色的人,就盯着她看个不够,心里暗想着怎样将她泡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她方才的这话,拍桌子说既然都是朋友了,帮忙也是应该的,如果生分到给报酬什么的,他立马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一笑,说那就先记着,有情后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了这话,陈小咪眼睛再不看南宫石,暗中告诉王艳楠,说自己不大喜欢南宫石,油嘴滑舌的,小眼睛色眯眯的不像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艳楠“噗嗤”一笑说,他虽然那样,却特别仗义,时间久了,你就会觉得他特别好,况且你这事非他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只好耐着性子和南宫石说话,只是刻意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渐渐从王艳楠处得知,陈小咪身后追求者如云,不乏许多一掷千金的富二代,她有事了朋友圈招呼一声,几乎豪车云集抢着接送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可不信这个邪,什么富二代不富二代的,他才不管呢,可陈小咪故意躲着他,见过一次面后,再不给他格外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暗想:目前是她更需要自己,不是自己需要他,要让她主动找自己才行,这也叫欲擒故纵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一连好几天不再给陈小咪打电话,发短信,以前都是一天三次,早中晚主动问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过了几天,陈小咪来了电话,甜蜜地问在忙什么?南宫石漫不经心地说要参加大赛,加紧训练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听南宫石心不在焉,想不起哪里得罪他了,为了表示一下,就请南宫石吃了一次自助火锅。

        问南宫石喝什么,南宫石嗨嗨一笑,暗想好不容易见面,机会可不能白白溜走,就说喝点酒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犹豫了一下没有反对,南宫石点了一瓶红酒,等喝道高潮时,就吐露心声,表达了自己的爱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说这太突然了,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,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知道,她不是没有准备好,而是身边有人,王艳楠说有个叫邢潇的富二代,和陈小咪正式成了男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富二代邢潇!”南宫石记住了,看来和他的较量是免不了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南宫石已经到了医院,却看到陈小咪和她爸一边一个扶着她妈从急救室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跟着一个男生,细高个细皮嫩肉的,浑身名牌,正是邢潇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潇和陈小咪同在江南大学,家里开着织造厂,他父亲还是很有名气的收藏家,身家亿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好,阿姨好……阿姨手怎么啦?”南宫石上前打招呼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邢潇,南宫石估计可能是他,碍于面子微微一笑,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潇一副傲然的样子,爱理不理,南宫石心里说你小子是邢潇吗?这种眼神看人,迟早让你跪下来喊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!是南宫……南宫石,对吧?你看我这脑子——我的手没什么大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妈妈像有健忘症似的,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十分高兴,过来介绍说:“这是体育大学的南宫石,我表姐的朋友,当然现在也是我的朋友,会格斗术,来给我们助阵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了这话,陈小咪看到他爸脸上明显有了变化,瞬间阴云密布,估计是家里的事不想让小咪插手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并不去管,继续说道:“谢谢你南宫石,这是邢潇,我同学,也是我男朋友,很帅气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将男朋友三个字说的特别响,好像是故意提醒南宫石,她已经有男朋友了,况且你自己看看,邢潇多帅气,你个平头小眼睛就算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又说了一下今天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客厅吊顶灯被人打碎,碎玻璃划破了她妈的手背,流了许多血,吓得她惊声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医院消毒包扎后就没事了,十分庆幸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邢潇听原来是来帮忙的,微微一笑,一改刚才的漠视,伸手说:“您好!我是邢潇,我们重新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耸耸肩,心说你已经惹我了,现在客气已经晚了,就没有去和他真的握手,只是碰了一下,低声含糊不清地说:“我是潇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邢潇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我叫南宫石,绰号潇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绰号不是叫小暴龙吗?怎么叫潇爹,爹是哪个字?”陈小咪奇怪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忍不住噗嗤一笑说:“随便啦,都是别人乱叫的,细究那个做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