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一章 醋

第二十一章 醋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家里,看着满屋狼藉,陈小咪爸妈十分冷静,都不说话,好像一切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觉得很不合理,哪有这样心甘情愿遭受打砸而无动于衷的事?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爸让陈小咪扶她妈妈去床上躺会,她妈妈却愿意坐在沙发里,一边客气地让女儿给南宫石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潇十分勤快,抢到陈小咪前面麻利地过去打开烧水器,洗刷了茶具,折腾一会,给陈小咪爸妈各泡了一杯茶,一个个端过来放到他们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妈妈满意地点点头,说道:“你也累了,末了快坐下休息一会。”满满的疼爱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在旁边,心想这家伙如此大献殷勤,自己和他争,简直就没法插足呀!看来得想其他办法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邢潇说道:“南宫石,你想喝点什么,咖啡还是茶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说:“我自己来吧,咖啡太苦,就喝茶吧,也要清淡,有冰糖多加些!太苦我可是不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妈妈觉得这家伙油嘴滑舌,好搞笑,口里说自己来,却坐着不动,咖啡苦,难道茶不苦?加太多糖,那还喝什么茶?直接喝糖水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眼看出他平日里也就是个市井小人,没有过什么雅致的消费,只有小孩子喜欢喝甜的,估计智商也不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好吧!你是客人,你坐着,让我来。”邢潇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言下之意他是主人,是这家未来的半个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半个儿子南宫石很羡慕,听了心说去你的,看他抓的茶叶并不少,就说:“我口味轻,要少些才行,还是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想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坐着别动,这是功夫茶,很讲究的,你肯定没有喝过,不懂得怎么弄,还是我煮给你。    ”邢潇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又将俩人身份层次分了开来,好像说你一个穷逼见过什么?你可能只能喝得起几块钱一斤的砖茶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心里的不快又上了一层,暗道:“靠,你这是自找死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会儿茶好了,却发现邢潇和旁边的小咪说话,单手提着壶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茶已经溢出来都没有发现,跟刚才对陈小咪爸妈毕恭毕敬的样子截然相反,这时候就有了想给他一点颜色瞧瞧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邢潇递茶过来,南宫石极速伸手去接,邢潇本想搁到茶几上,冷不防南宫石伸手过来,茶杯碰到南宫石手掌,南宫石故意轻轻用了些劲,那滚烫的茶水就溅出去,到了邢潇手背。

        疼得邢潇“哎呀”一声,茶杯脱手,朝玻璃茶几上掉落,南宫石眼疾手快,只轻轻一伸手,接住下坠的茶杯,放到一旁,滴水未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手法精妙绝伦,恰到好处,惊到了旁边的陈小咪爸爸,心里真心赞赏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南宫石装作歉意地连连说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伸手抓过邢潇的手,看烫伤严不严重,见红了一片,冒着热气,他用拇指一搓,一块皮就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潇大叫,南宫石不等他看清楚,忙道:“快用凉水冰一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容邢潇说话,手下暗地里一用劲,拉着他到了洗手间,打开水龙头冲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潇好受了一点,南宫石微微一笑,看邢潇瞪眼看着自己,极度愤怒又说不出话,就低声故意说道:“你应该说句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宫石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气得恨不能掐死他,但是又觉得不能发火,毕竟这个智障名义上是来帮忙的,这又是在未来丈人家,对他发火有失自己风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陈小咪和妈妈过来看时,邢潇微笑道:“没关系,冰一冰果然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宫石你没事吧?”陈小咪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那么菜,我这拳头塞开水里煮三小时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往死里吹吧。”陈小咪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众人又聚集到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妈妈,今日这事我觉得不应该就这样算了,即便不报警,也应该拍个视频或者照片,万一将来告他们也有个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可以在窗帘后面装个摄像头,下次他们再来,全程录下来。”邢潇在旁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爸陈填微微一笑,摆手说道:“这些我都想到了,是这样做,我会处理好的,你们就不用管了。今天不是那个什么电影上映了吗?你们快去看电影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你说什么呢?家里出这么大事,你让我去看电影?你是不是觉得你女儿的心是木头做的,没有知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咪,你就听你爸的话,干你自己的事去吧,你还小,这种事不是你该管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咪妈妈叫杨紫衣,四十岁刚过,非常漂亮,气质很特别,像演员陈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再有几天我都大学毕业了,这些事我都懂,看着爸妈这么操心,我没办法置身事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我女儿长大了,爸爸妈妈很高兴,但是除了这件事,其它任何事我女儿都可以参与做主,好吗?快和你同学去你屋里吧!我和你爸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一副轻松无事的样子,站起来将陈小咪和邢潇,南宫石推到了书房,然后把门拉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潇看着陈小咪说:“既然爸妈不让我们管,我们就暂时忍耐一下,看看情况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单独和陈小咪一起的时候,邢潇也叫爸妈,南宫石觉得这家伙简直厚颜无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干什么?我心里好急躁!”陈小咪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急,我可以帮你的,这不算什么,不就五百万,我给他们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朗朗说道,说这话的时候,那一脸的傲气就好比银行是他们家的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钱也不是猪用嘴巴拱出来的吧?怎么能这样做事?”陈小咪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明日我就去提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钱的事,是高利息的事,是我们应不应该还高利息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在旁边磕着瓜子,漫不经心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正是这个道理,这钱我们只认本钱和银行利息,其余都不管。”陈小咪十分赞赏南宫石的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呀,本钱加银行利息一共多少?我出。”邢潇慷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只有爸妈知道,可是他们又不让我们管。”陈小咪对邢潇的慷慨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在旁边又道:“我看我们这时候还是把房间收拾出来吧,反正我也请假了,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点头称赞,把房子收拾出来,也可以减轻一些爸妈负担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商量好,正要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从大卧室传来两声陈填急促地喊叫:“紫衣,紫衣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应声到了卧室,却看到身体胖大的丈夫陈填直挺挺摔倒在地上,口吐白沫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老公你怎么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