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二章 琥珀青羊

第二十二章 琥珀青羊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的叫声惊动了陈小咪三人,三个人一同到父母的卧室,看到父亲陈填趴在地上两眼翻白,口吐白沫,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扑上去哭喊,杨紫衣使劲摇晃着陈填的肩膀,但是陈填毫无反应,不省了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在一旁却看到一个奇怪的现状,昏迷的陈填左手食指始终在指着什么,他觉得这动作有点奇怪,顺着他所指的方向,南宫石看到床头边有个深绿色的保险柜。

        保险柜的门半开着,除了下层有一叠文件外,上头空无一物,但是很明显,陈填的意思就是指保险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叔叔好像在指保险柜?”看到杨紫衣因痛心忽略了这个,南宫辰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这才抬起头,见保险柜门开着,她急忙起身过去查看,里面除了不多的文件,什么都没有,她慌慌张张周围寻找,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起身站在那里,仰头眯上眼睛,脸色煞白,一副彻底绝望的神情,身子摇晃,随时有可能跌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过去扶住,扶到床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倒了一杯水来,杨紫衣喝了一口,神智清醒了过来,看了一眼身边的陈小咪,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咪,不好了,我们家彻底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邢潇已经将急救车叫来了,到医院后,陈填被推进了抢救室,众人在外面的走廊里焦急地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咪,事到如今,我给你就交个底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家保险柜里面的宝贝琥珀青羊没了,它是你爷爷给你爸的东西,本来这东西不想出手,留着传家,可是你也知道,你爸为了还债……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半个月前你爸联系好了买家,说的这几天过来看东西,昨天晚上他还拿出来把玩了半夜,说如果不是家道中落,怎么都不会出手,没有想到今天就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是被讨债人偷走了吗?”南宫石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点点头,说:“除了他们,再没有人来过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我们报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又一次说到报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也觉得应该立刻报警。”南宫石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杨紫衣摇头说:“等你爸醒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我们听阿姨的,等叔叔醒来商量好了再说。”邢潇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听了点头称赞说:“潇儿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就这样算了吗?妈,不管怎么样,先报警把他们抓起来再说,这事我得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说着话已经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咪,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妈妈的话?你忘了你爸给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脸色瞬间变得有些紧张,叫住陈小咪说道,甚至要伸手夺小咪手中的手机的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觉得杨紫衣夫妇不让报警的背后隐藏着十分重大的秘密,这么大的事都不让报警,简直有点匪夷所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填,陈填的家属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抢救室出来一个大夫,手里拿着一张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一同迎上前,紧张地看着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病人情况不乐观,暂时估计脑出血,先去做核磁检查,才能进一步确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可能是脑出血,杨紫衣紧张得浑身都在抖嗦,懵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这不是最后确诊,我只是说你们要有思想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摸了一下胸口,心头默默念着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这是缴费单,先交五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万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略显尴尬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夫又打量了一下杨紫衣,瞥一眼其他几人,好像刚才看他们衣着打扮认为他们是有钱人是自己看错了,就改口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万,先交三万吧,问题严重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点点头:“谢谢大夫,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单子给我,我去缴费。”邢潇在旁边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这是银行卡,密码是小咪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走后,陈小咪把南宫石叫到外面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会是这样,我恨死那帮人了,我妈不让报警,歹徒逍遥法外,我一刻钟也安静不下来,你有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想了想说:“两个办法,一个就是偷偷报警,但是说不定会触碰叔叔阿姨的底线,结果就是案情大白于天下,却伤害到了叔叔阿姨。第二就是你自己动手,偷偷调查背后的隐情,不管什么样隐情,只要你不说出口,我估计对叔叔阿姨就没有伤害,至于犯罪分子,找到他们,怎么治他们,太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听了南宫石这话,觉得太在理了,这才觉得表姐说的没错,这人看上去丢二郎当,心不在焉,心事可缜密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点头说:“好,我赞成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邢潇回来了,陈小咪又把他叫到外面,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恨死那些人了,我们不能坐以待毙,我觉得还是得报警,然后瞒着爸爸妈妈,让警察暗中调查抓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瞒不了,警察不可能不经过调查爸爸妈妈就抓人,我觉得这事不能背叛他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邢潇,你什么意思?爸妈人上了年纪,想法比较固执可以原谅,你怎么也这样死板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声音放大了好几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才四十多吧?怎么算上了年纪?他们不让,就有不让的道理,我们再等等看,起码等叔叔醒过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滚!让我爸妈受折磨,犯罪分子逍遥法外,我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说着话又要打110。邢潇过去一把将手机夺了过来,塞入自己口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邢潇你要死?手机还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好了,不报警我就还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怒不可遏,过来朝邢潇一顿脚踢拳打,邢潇蹲地上,抱着头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陈小咪把自己打累,把自己打哭后,邢潇才站起来,过去安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傻瓜,我不是不让你报警,报警很容易,但是我觉得我们眼下最重要是给爸爸治病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犟不过邢潇,最终还是依了他的意思,想想自己刚才鲁莽打他,朝他一拳,哭笑不得地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讨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消了报警的主意,陈小咪又问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怎么办!先给爸爸治病,然后还掉高利贷,一切归于风平浪静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没有说话,心里却冷笑一声,暗说这叫什么事?我可不是那样好惹的人,让那些歹徒拿着自己家宝贝到处逍遥,自己毫无作为,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自己暗中调查,追剿我们的琥珀青羊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一个琥珀而已,有什么呀?值得费那个劲吗?你喜欢的话,我买十个一模一样的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那东西不值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值钱不值钱是其次,关键是没那个必要,况且那些人十分狡猾,得手后估计早已远走高飞,追剿起来不是一句话的事,算了吧,就等于打牌输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见邢潇坚决不同意追剿,就再没有说什么,一同回到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完住院手续,就没事了,杨紫衣看看天色不早,就说非常感谢南宫石的帮忙,这会子没事了,就回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答应一声,陈小咪说道:“邢潇,你陪妈妈一会,我送送南宫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和南宫石一块儿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来帮我!”陈小咪温情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俩谁跟谁?有事尽管说,不过你们家的琥珀青羊你见过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的,我觉得没意思,可爸爸过一段时日会拿出来欣赏欣赏,爱不释手,听妈妈说爸爸决定卖掉还债,也许他心里很不好受,但是欠债那么多,卖掉一个琥珀青龙就能还清那么多的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