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七章 宁霖教授

第三十七章 宁霖教授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答应和南宫石结婚做假夫妻,这让南宫石简直大喜过望,虽然说假的,但总算将邢潇打败了,送陈小咪去医院后,便哼着小曲准备去学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王艳楠来了电话,说宁教授开完会了,让他赶快到宁教授办公室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哪里知道这时候的南宫石心里却有了另外想法,他要和陈小咪结婚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进入追查琥珀青羊下落的状态,其他一切事务都靠后,这其中自然包括格斗术大赛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令南宫石欣慰的是马上毕业了,只要顺利拿上毕业证,在爸妈,姐姐姐夫跟前能有个交代就ok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格斗术大赛,不参加也没什么打紧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南宫石干脆连道歉也省了,宁霖不是取消自己的参赛资格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挺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艳楠等了一下午,都没有等到南宫石,她暗中着急,看宁教授模样,开会回来神情似乎有些恍惚,虽然不说出口,她也感觉得出来,对于南宫石的放荡不羁,他深恶痛绝,下了如此狠手,还不见南宫石回头,又似乎很无奈,不经意间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艳楠替宁教授鸣不平,第二天又打电话给南宫石,没有提及给教授道歉的事,只说下课了来一下,有事儿给他讲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不说,南宫石自然明白怎么回事,口里答应,到中午还不见人影,王艳楠自己去班里找他,结果扑个空,有人说南宫石去了二手车市,好像要买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买车?”王艳楠莫名其妙,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?只好又给他打电话,结果真的在车市,王艳楠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回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快天黑,王艳楠再一次电话过去,等了好久,南宫石才懒洋洋到了宁教授办公室,宁教授不在,王艳楠见他来了,也不客气,开门见山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宫石,你架子好大呀!诸葛亮也不过三请,我怎么就把你请不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来了嘛!”南宫石笑道,依然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底在忙什么嘛?怎么还要买车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耸耸肩,说道:“我的漂亮小姐姐,难道你不知道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买车,你又没有给我讲,我怎么知道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咪也没有给你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看王艳楠的样子真的不知道,就说:“小咪家琥珀青羊丢失,她妈妈不让报警,小咪气不过那些为非作歹的人,决定我们自己调查,调查起来没个代步工具当然不行,就想到买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“我们”二字听得王艳楠心里有些酸,明白他们的关系不一般,口里没说,心里暗自后悔介绍南宫石给陈小咪认识,沉思一会道:“你要帮她调查琥珀青羊的下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大赛马上到了,你哪里有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被除名,大赛已经没我什么事,我当然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宫石,你真是一块石头,一块冥顽不灵的玩石,你怎么能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教授脾气是不好,可他对你不错,昨日开会回来,为你的事长吁短叹,惩罚你不过是恨铁不成钢,你不能太自私,就一场比赛,拿了奖大家都高兴,你为什么就跟犟驴一样拗不过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闻言哈哈大笑,说道:“小姐姐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小咪家差事还不是你介绍的?我什么样人你很清楚吧?即使把牛累死,也不能让车翻了,我答应她的时候,你也在跟前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轻重缓急你难道不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对了,目前情况你仔细想想,为琥珀青羊小咪爸脑溢血昏迷不醒,而那琥珀青羊价值连城,是价值连城,被盗贼窃去天长日久,你想想还能追回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艳楠闻言,觉得南宫石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如此这般,该怎么办?她也变得十分抓狂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此时,宁教授推门走了进来,看到南宫石,眉头一皱,满脸不悦之色,他穿一身黑色织锦缎中式立领对襟便衣,蹬着北京老布鞋,因为秃了顶干脆就剃成了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眉毛倒仿佛跟头发没有血缘关系一样,在头发生不出来的情况下,却在狠劲疯长,最后太长没力量翘起来,在眉梢处就垂落下来,给人一种慈眉善目的假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将手里的文件放到桌上,过去坐在了办公桌后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教授好!”南宫石开口问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宫石,你的事儿办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看了一眼王艳楠,犹豫几秒钟,尔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还没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霖听了没有说话,沉默许久,才又开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继续去办你的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艳楠在旁边,这时使劲给南宫石递眼色,想叫他赶快表态认个错,事情就过去了,至于其他,等完了再从长计议也不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南宫石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,开口说道:“谢谢教授理解,也谢谢教授取消我参赛资格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诸多的“谢谢”更像是讽刺,宁霖听了脸色微变,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真心的,没有其他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混蛋玩意……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教授,我不想参加这次大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宁教授将桌上的文件拿起来又狠狠顿到桌子上,怒道:“你这是跟我叫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南宫石是为了报复自己取消他的参赛资格故意这样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有重要的事,没有档期,怎么会和教授过不去。”南宫石尽量用诚恳的态度和言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霖凝视着南宫石,看他表情并没有往日玩世不恭的神情,态度也温和了下来,喝了一口王艳楠沏过来的茶水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没有档期?有什么事能比参加这次大赛重要,拿到全国冠军,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我真的有更重要的事,一刻都不能耽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女朋友陈小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是女朋友?”宁霖打断南宫石的话,说道:“你交的这是什么样的女朋友?阻止参加这样的全国性大赛,就是和金钱名誉过不去,就是阻止甚至是挖断你走向世界巅峰的道路,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教授,她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只是了,我不管她什么样的人,从现在开始,你再不能出校门半步,早晚突击训练,只要不出其他意外情况,冠军十拿九稳就是你的,我可以给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决定放弃这次比赛,我仔细考虑了,我不能失去小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面对教授严厉的眼神,因为是授业恩师,感觉他也真心不容易,对自己是煞费苦心,就低头轻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