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五章 下午茶

第六十五章 下午茶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,南宫石俩人被杨紫衣赶到门外,陈小咪流着泪蹲地上抽泣,南宫石在旁边劝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妈妈心里不痛快,让她出出气也无妨,我不生气,你生什么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好像没有听到一样,继续抽泣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只好又说:“要不我们去河堤上吹吹风,散散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还是没有听到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去找个地方坐着吃冰激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串串香,砂锅,自助火锅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比萨,汉堡,肯德基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理!

        “凉粉,凉皮,凉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理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去大酒店吃大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最终忍耐不住,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有点抓狂,站起身手叉着腰,在地上转了一圈,略一思索,突然灵机一动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喝下午茶,追查琥珀青羊有了新的进展,我给你讲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一听,立马不哭了,站起来点点头,露出一抹笑意,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看她那神情,转得比小孩还快,暗想自己的存在就像一个工具,这个工具一旦没用了,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?心头免不得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    俩人一同下楼,到大街上看到一家叫“惬意馆”的咖啡店走了进去,正如其名,店内环境十分惬意,温馨舒适,轻乐缓缓飘扬,如闲云流水,又像池塘蛙韵。

        找了个雅静的地方坐下,陈小咪要的咖啡,南宫石点的啤酒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突然问道:    “你方才去拿快递,为什么那么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闻言一怔,心想自己讨厌陈平,故意拖延时间的话绝对不能说,想说看路边俩老头下象棋,暗想也不行,明知道家里来了人。想说马路上有人打架,看了会热闹,觉得也不像话,突然想起昨夜易南天来过电话,和他熬了许久电话粥的事,心声一计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接了个电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的电话,要接那么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易南天,说他找到工作了,过两天就回东海面试,来了要请我喝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易南天起初是邢潇的朋友,虽然过从不是甚密,也经常来往,小咪跟着邢潇自然认识,对他的印象不错,觉得他说话比较聪明,见风使舵会来事,颇有好感!

        就说:“他好像学的化学,不知道工作找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问了一下,说单位效益好的很,神神秘秘的不肯说,最后才说是保密公司,估计是稀有金属一类的公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稀有金属要保密吗?只要严格管理就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我可是不大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懂,但是我们陈家有矿,其中就有稀有金属矿,你知道老板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耸耸肩道:“你们陈家是侯门似海,树大根深,我哪里知道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我二叔陈挖,洞庭,洞湖的爸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挖?这名字不开矿还真是浪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听了道:“我爷爷的水平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他给我爸取名叫陈填,做房地产的,公司叫填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,我二叔陈挖,挖矿的,公司叫挖宝矿业公司,我姑姑陈平,公司叫平安娱乐,你看绝不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嗨嗨,是有点,不过陈洞庭和洞湖呢?有什么讲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又不是我爷爷取的,自然没有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想到陈洞庭,南宫石觉得他跟邢潇一样,也是颇为高傲,当然富二代哪个不高傲?但是陈洞庭不但高傲,比邢潇更加狡猾,城府更深。虽然和自己合不来,但还是夸赞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家陈洞庭很厉害,很有本事的感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了,爷爷给了他一个公司,原想着试试手,没有想到被他打理得风生水起,胜过好多多年的老手。那老二洞湖也了不起,不到二十就在读博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摇头道:“他没什么,不过是个技术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行,你倒是说说你这两天的收获,我听听是不是又在吹牛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一瓶啤酒已经下肚,来了兴致,笑道:“哈哈,再吹一下,见过的人,我只信服一个人,除了他,其他人一大半是草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姐夫甘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——算了,先不说他,我给你说说这两天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初,我还在怀疑邢玖恩,他说让伍胖子协助我们追查琥珀青羊,我以为是他欲盖弥彰的计谋呢,这两天的接触调查中,我发现邢玖恩真的一清二楚,你知道他原来是做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他是一家银行退休行长,利用职权以权谋私,将银行系统的钱辗转弄出来,然后又分散贷出去,从中谋利,这个利基本是暴利,对于偷窃什么的人家根本看不上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啦。这种事也敢做?”陈小咪惊叹道:“不对呀,这么重大的机密你怎么知道的,他怎么可能给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偷听到了一些对话碎片,从中推断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没证据的推断是不靠谱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但是八九不离十!因为还有些其他证据,我就可以推断不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你的描述,他们公司二三十个人里就没有你说的那样的,因为我看到了他们的花名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我只好另辟捷径,假如说他们不是高利贷公司的人,就是我们先前推断另有其人了,而根据爸爸的通话记录,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古董收购商刘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点点头,觉得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根据爸爸留下的电话打过去,你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如我所料,他不接电话。我打了三次,就再没有打,只给他发了个信息,说王哥,你的三百只澳洲细毛羊,什么时候到,我们这边的村长已经催了好几次了。钱都在包里快发霉了。给你打电话也不接,看到信息回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听了莫名其妙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跟什么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