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九章 宴会

第六十九章 宴会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后面坐的几个人,都是邢潇的死党,从左到右依次是:刘毅围,易南天,罗姬,还有两个不知道名字的富家美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和邢潇较量,刘毅围仗着自己是跆拳道的教练,挑衅南宫石,结果被南宫石只一拳就被打骨折了,这时候还缠着绷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罗姬被易南天打晕,这时候来也在情理当中,虽然有些意外,总算还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令南宫石迷惑不解的是易南天当时打了罗姬,打了邢潇,邢潇发誓赌咒不会放过他,为什么他们又会如此和谐地坐在一块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又一想,易南天受自己所托,去给邢潇还钱,人家本来就关系不错,这样一来一去自然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桌面,菜已上桌,酒已摆好,果然富家子弟聚会就是不同,全是什么山珍海味,珍奇佳肴应有尽有,酒是法国顶级红葡萄名酒,一瓶就在万元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欢呼迎接陈小咪,陈洞庭拉着她,要把她安排在邢潇旁边,回头却看到了后面的南宫石,一下子愣住了,觉得太过意外了,这才想起忘了告诉小咪,他只请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陈洞庭从小处尊养优,历来高高在上,如今小小年纪,就已经独自掌握一家公司运营,并且成绩十分不俗,钱财正如滚滚流水而来,因此他心高气傲,目空四海,怎么可能把南宫石放在眼里,再加上昨日被他抓疼,又因为他和小咪有不一般的关系,心里十分不喜欢看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指着南宫石,一脸的不乐,开口说道:“喂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挺远的,我送小咪过来,怎么,不欢迎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等陈洞庭说话,邢潇走过来说道:“小咪,你怎么把他带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呀!邢少请客,他怎么来了?赶快走,我们不欢迎。”罗姬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毅围等邢潇的死党几乎异口同声抗议道,只有易南天没有动,低头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洞庭接过前话说道:“是不欢迎,再说了今天的这宴会你来不合适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心知肚明,早就预料会是这样,这时候低头不语,想看看南宫石怎么应付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皮糙肉厚,嗨嗨笑道:“什么不合适?你请我老婆不请我,是你不对在先,对不对?再说我们是亲戚,我来都来了,不就一顿饭吗?大不了明天回请你一顿凉皮子而已——大家快坐下,哇,这菜还真丰富,我先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他大刺刺坐下来,拿起筷子夹一块熊掌喂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”在场所有人都瞬间石化,心里都有相同一句话:“我靠!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更不停顿,看眼前杯子里有酒,端起来就干了,末了爽爽的咂嘴道:“好酒呀!”回头看众人站在那里,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。他便放下筷子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洞庭哥,你堂堂陈家大公子,难道这么小气,我说了不就一顿饭吗?明天我请你,不,在场所有人都请,快坐下,快坐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心里也是服了,暗中窃笑,这桌饭少说也几万块,他买衣服也是挑最便宜的买,要不是自己,估计他只会选地摊货,哪里有钱请客?难道真请一顿凉皮子?但是相处这么久,南宫石的牌路从不按常理出,她也深信他会应付自如。为了表示支持他,她第一个坐了下来,并且挨着他坐了。并开口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都坐吧,都是朋友,一回生,两回熟,想必大家都认识,我就不介绍了,但是我先申明一下,他现在是我老公,我们前几天领过证了,只差摆桌子,到时候希望能得到大家祝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口,众人更加僵化,都觉得这宴会还没开始就失去了意义,再坐下来不过是为了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潇气得脸色铁青,想摔东西走人,陈洞庭过去耳语了几句,他才渐渐恢复了常态,接着,老二洞湖挨着陈小咪也坐了下来,后面陆续都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洞庭开口说道:“小咪妹妹,你说他是你老公,你这可是在说谎呀!前天我去你家时你只说他是你男朋友呀!怎么才一天就成老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不信我吗?”陈小咪回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信不信的问题,是有件事,我得说明白了,前天我大妈告诉我说,你被这个人灌了迷魂汤,其实她知道你心里最喜欢的还是邢潇,让我好好劝劝你,不能误听人言误入歧途而毁了终生,邢潇是我朋友,他对你一往情深我是知道的,今日这饭局也是身为江南织造的大少爷的他请的,他是你前男友,他家底怎么样,他对你怎么样,你应该比我清楚,今天他请客说白了就是想和你重归旧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说的我知道,但是我和石子已经领了证,和邢潇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话没人会信,他姓南宫的有几斤几两能跟邢少比吗?女孩子家的你一辈子图个什么,不就是金钱和爱情吗?刚才邢少给我说了,他准备给你送一套别墅,你知道是什么别墅吗?我以为东海市的别墅呢,原来是首都的呀,价值一亿五千万,如果你同意,他会立马写你的名字,外加法拉利跑车一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口,罗姬和两个女同伴忍不住惊羡大叫道:“哇!我的天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姬悄悄说:“哇,邢少太帅了,真是大方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说:“那个复姓鬼有什么呀!和邢少比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上,陈小咪是不是脑子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傻了,可惜了她的一张脸,如果我有她的脸,我会把邢少迷的定定的……哎!天不随人愿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姬又道:“你们哪里知道,那个小眼睛今日还体面了一些,上次纯粹就是个乞丐,我是陈小咪的话,我看都不会看他一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旁人当然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听了陈洞庭刚才说的,忍不住看了一眼邢潇,低头不说话,内心深处也颇为感动,但是正如陈家大佬陈元龚所说,陈小咪取舍之大度,不是平常人所能比的,她有她的想法,一座别墅豪宅什么的岂能让她改变初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