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零零章 水中怪物

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零零章 水中怪物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将那死人拖到岸边,翻过来一看,不禁大吃一惊,只见一堆衣服下面,只剩一堆白骨,白骨之上几乎血肉全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!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也是被恶鱼吃掉了?小小的恶鱼虽然可恶,怎么可能十几分钟就可以将一个近两百斤的人吃得所剩无几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百思不得其解,比特在旁边见了哇哇大叫:“买噶,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哈巴的衣服?”南宫石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,谁这么歹毒,将他从上面推下来喂了恶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那女人在旁边说道:“不是恶鱼,是水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水怪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又一惊,看着女人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,我和我女儿亲眼见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女人渐渐熟悉了,话也多了起来,并且表现得十分兴奋,只是语言不通,旁边的比特在做翻译,原来她叫安娜,是那个女孩的母亲,那女孩叫曼莉,一年前丈夫出轨,她和丈夫闹离婚,丈夫为了得到所有财产,哄骗她到这里,趁她们俩不注意,将她们母女推下悬崖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想到悬崖下面是深潭,她们并没有死,活过来后,她们在这个天然石洞里住了下来,以吃生鱼片和峭壁上落下的野果,野菜度日,日复一日,盼望着有人来救自己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次,曼莉被水里的恶鱼咬了几口,伤口遍布全身,曼莉疼得死去活来,最终昏迷不醒,光着身子在草堆里躺着,安娜哭得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过程当中,她无意中发现,曼莉身子下面的伤口无缘无故好了,而上面的伤口郁结有黑血,她仔细一看,身子下面正好有一棵叫不上名字的小草,小草被曼莉身子压倒,正好是伤口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大喜,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,立刻找相同的小草,将草汁滴到曼莉伤口处,那伤口可以说瞬间好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此以后,她们再也不怕恶鱼了,只是有一天夜里,好像是月圆之夜,安娜半夜被一个拍打的声音吵醒,她起来到石洞门口,借着蒙蒙月光,看到潭水里有一个牛一样大的怪物,在潭水里翻腾打滚,水花四溅,那怪物生得十分吓人,浑身有爪,头上有菱,是什么东西,虽然看不甚清楚,她也不明白是什么东西,只是吓得快要死了,捂着嘴悄悄退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想到,慌乱间被地上一块石头棱角绊倒了,她跌倒在地,弄出了声音,惊醒了曼莉,曼莉问妈妈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安娜急忙让曼莉不要说话,曼莉不明白,又问为什么,这样你一句,我一句说话,大概是被潭水里怪物听到声音了,立刻朝石洞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洞口前面,只见它在潭水里“扑腾”使劲拍打了一下,那庞大的身体一下子就到了洞口,只见它外形像麒麟,像狮子,像饕餮,究竟像什么,吓得安娜和曼莉几乎魂飞魄散,哪里敢细看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她们以为这一次可能要死了的时候,突然,那怪物用鼻子“哼哧哼哧”在门口嗅了几下,抬头嚎叫几声,回身朝潭水里扑腾一声,钻入水底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和曼莉紧紧拥抱在一起,好半天回不过神,直到一个多小时后,天色渐渐亮了起来,她们才明白,惊险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重新到了石洞门口,朝潭水里张望,只见平得如镜的湖面什么都没有,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切,仿佛在梦里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安娜看到下游十几米的岸边,有一堆黑色的东西,她大着胆子走过去,发现是一套衣服,她将衣服勾上来,又一次吓得险些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衣服里面,包着一具骷髅人骨,血肉被吃得一干二净,安娜吓得转身回了石洞,想起昨夜的事,这才明白是那怪物在吃这个人,这个人从上面掉下来,是被怪物活吃了,还是掉下来时已经死了?就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到石洞里,几乎惊魂未定。曼莉问妈妈怎么了?安娜怕吓着女儿,就没有说,一早上心神不定,暗想如果今夜怪物再来,自己母女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想到这里,却有一件事让她难以弄清楚,那就是昨夜那怪物听到自己的声音,明明已经到了洞口,估计也看到了自己母女两个,为什么不进来吃了,却要在洞口嚎叫几声,回头走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安娜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她又想起来,那怪我好像在“哼哧,哼哧”的嗅着什么,难道它闻到它不喜欢的东西了?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安娜回头一看,看到门口有一捆野草,那野草正是她收集到的治疗恶鱼咬伤的良药,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暗想,既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,自己一定要存些货,包括鱼干,果干,野干菜外,就是这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假如冬季来临,这些草还在不在就不一定了,但是进水抓鱼是避免不了的,总得吃东西才能活着,是不是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她收集到的这一捆草,却在关键时刻将那怪物给赶走了,天啦,真是命大呀!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她将那捆草,干脆一直留在门口,甚至两边都有一捆,只是从那天以后,那怪物好久都没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过了一个月,又是一个月圆之夜,安娜在睡梦中又被惊醒,听到外面潭水里声音十分响亮,几乎是震耳欲聋,整个峡谷好像都有回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不明就里,虽然心惊胆寒,还是大着胆子在洞口朝外望去,只见那怪物又来了,在石洞前的潭水里翻腾,像喝醉酒耍醉拳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大功夫,“扑腾”一声,那怪物又翻身上了岸,在石洞前“哼哧,哼哧”又嗅了起来,安娜胆子小,在石洞里到处早已摆着那种草,又将草汁挤到地上一个石头窝里,上面用石头盖着,

        那怪物好像通灵性一般,用爪子将洞口的草掀开,看样子想进来,安娜早已想过怪物这一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拿开石头,用手将石头窝里的野草汁捞起来,朝怪物身上撒去,那怪物鼻子十分灵敏,闻到身上的野草味,悲鸣一声,回头钻入潭水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晚上,第三天晚上,第四天晚上……一连七天,那怪物都是夜夜造访,都是夜夜空手悲鸣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第八天,安娜在峡谷里采集那野草的时候,突然在离石洞不远的草丛里,捡到了十几个好大的蛋,蛋褐白色,比鸵鸟蛋还要大好多,一个估计有三四斤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从来没有见过,叫不出名字。她将蛋搬回石洞,曼莉见了十分喜欢,安娜见曼莉面黄肌瘦,在这峡谷,只是维持着不会被饿死,营养极度缺乏,她想打破一个蛋,给曼莉和自己补补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万万没想到,打破的一个蛋里面已经孵化成了一个小东西,她吓坏了,急忙又重新将十几枚蛋一个个全搬回到了刚才那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石洞,安娜立刻想到,这石洞也许是那怪物产卵孵化后代的地方,被自己二人占了,它才会纠缠不休,临去时又悲鸣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以后,每天夜里,那怪物都会出来,直到那蛋里小生命一个个钻入水里以后,才好久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又是一个月圆之夜,那怪物又出现了,折腾一会,进不来石洞,就走了,渐渐的,安娜找到了规矩,那就是每当月圆之夜,那怪物都会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现在天虽然快黑了,月亮还没有上来,算日期,也不是月圆之夜,这死人到底是不是那怪物吃干净的,安娜虽然怀疑,说是怪物吃的,其实她也不敢完全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等众人听安娜这通经历,都觉得除了胆战心惊外,实在瘆得慌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听说安娜在这峡谷已经一年多,明白自己二人也出不去了,急忙拿出手机,看有没有信号,发现手机进水。早已成了砖机,南宫石,比特都一模一样,不得吓得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在旁边安慰,说道:“她们俩毕竟人单力薄,被困在这里,也不奇怪,我们一定会想出办法来,至于吃的,今夜就吃烤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听了不再流泪,知道以南宫石的聪明,一定会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渐全黑了下来,峡谷里一片漆黑,南宫石这才想起来,只有鱼,是做不出烤鱼的,得有火呀。他早已戒烟,自然不会带火,问比特,比特也不吸烟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钻木取火,碰石取火等等,已经来不及,几人一齐到洞里,那比特穿了哈巴的衣服,众人围着圈说话,陈小咪饿得前胸贴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安娜听了起身取一把杏干给她,又每人给了一把,陈小咪觉得无比美味,一连吃了三把,结果还想吃,安娜就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再不能吃了,就这些东西,两个人变成五个人,不到十天就断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闻言笑道:“放心吧,只要潭水不干,鱼不会少,明天早上我再弄些来,我们饱餐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将自己手里一些杏干给了陈小咪。安娜听了甘飞的话,摸黑起身又给大家一块生鱼干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咪搭在鼻子上一闻,差点吐了,说这个味道跟坏了一样,打死都吃不下去。南宫石和比特倒是吃了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