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二二章 惩治暴徒

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二二章 惩治暴徒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山上,南宫石再不躲躲闪闪,大踏步朝停车场而去,远远看到,有许多人聚集在帐篷跟前,有人行走也是慌慌张张,行色匆匆,而矿区往日繁忙的景象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景象显示,矿区好像出了什么事,而巨立中今夜不回东海,估计跟这事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,南宫石将风衣领口拉长了一些,开着衣扣,双手插裤兜,朝人群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人堆跟前,才发现是矿区工人在集会,足足五六百人,吵吵嚷嚷,群情激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帐篷前的一张桌子后面,总经理巨立中拿着扩音器,冷着脸说话,足足二百多号人的安保队伍,齐刷刷站在巨立中身后,以及四周,手里拿着电棒,钢叉和盾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耀阳,张皓古等巨立中得力手下都站在身旁两边,让南宫石好奇的是作为技术部门的易南天也在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不动神色混在人群里,透过人墙,这才看到巨立中面前的空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个受了伤的人,有三个医生模样的人正在给他们做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巨立中说道:“同志们!今天这次事故,作为我们矿区负责人,我深感愧疚,对于事故死伤的人我深表同情,一定会以最高额补偿他们,放心吧同志们,我会让他们的家属满意,这个有前科,同志们都知道的……大家快散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人群里有人高声叫道:“那刚才被打死的三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巨立中闻言,脸色变得冷然,环视一下众人,回答道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带头挑事的人我绝不会姑息,对于他们三人,和打人者一道,除了交由法治部门处理,我不会做任何善意表示,因为那样只会助长歪风邪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骗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人群当中有人又喊了一嗓子,接着大声道:“我看到金华并没有被控制,好端端在办公室坐着喝茶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嗓子,显然将众人暴躁情绪又点燃了,只见有人伸出拳头,高声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惩治暴徒,我们不是奴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惩治暴徒,我们不是奴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惩治暴徒,我们不是奴隶!”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人群涌动,齐声高呼,推搡着将巨立中面前桌子掀翻了,场面一霎时又陷入混乱,任巨立中如何大声制止,貌似极难止住众人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问身旁一个老年矿工,倒底怎么回事?矿工说矿上出了事故。死了十几个人,大家说出了事故,得按照正常程序处理,该怎么办怎么办!结果保安们却偷偷将死人抬走了,并威胁众人不许声张,谁透漏消息出去,打死谁?于是大家都不同意了,罢工维权,没有想到又被保安们打倒十几个,死了三个。巨立中口里说都是保安副队长金华违规操作,将对他严肃处理,但是谁都知道。那金华大有来头,好像是一个什么长特别关照的,又和巨立中沆瀣一气,所以十分嚣张跋扈,打死人都不以为然,而巨立中实际上明显护着他,这让大家不生气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完全明白了,暗想这还了得,这不是违规操作草菅人命吗?联想到巨立中以前所作所为,觉得他实在目无王法,胆大妄为,简直到了不了饶恕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矿工和保安们的冲突又火爆起来,矿工们尽管人多但是势并不大,因为人心并不齐,有胆小怕事萎缩不前的,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,有唯恐天下不乱的,有趁火打劫捞一把的,因此在保安们的棍棒面前瞬间功夫就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在人群后面看到,以李耀阳为主的打手们耀武扬威,恣意妄为,践踏人权无所不用其极,估计是因为这矿山封闭严格,如何违规都不会有消息传出去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觉勃然大怒,看到老年矿工脖子里围着黑色羊毛围巾,悄声道:“大叔,这些狗腿子太可恶了,借你围巾一用,我去把李耀阳,张皓古的屎打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年矿工这才注意到眼前这小伙子神情冷峻,不像矿上矿工,说道:“借你围巾当然没问题,只是据我估计,我们矿工哪里又是人家对手,你小伙子过去可千万要小心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真将自己围巾解下来,也不问南宫石拿围巾做什么!就递过来,南宫石说一声“谢谢”后,用围巾将自己脸围起来,他要做个蒙面大侠,出其不意,痛打狗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老年矿工挥挥手,南宫石转身奔过去,照着耀武扬威的打手们抡起铁拳,开始暴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混战,从起初矿工们声势浩大的维权,到保安打手们棍棒加身的驱赶,再到矿工们受伤溃败,只经历了不到十分钟,到这时候,只有不到二三十人在那里坚持拼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南宫石的加入,情势瞬间大变,打手们做梦都想不到会有如此矫健凶狠,厉害无比的矿工出现,只见他夺过一根铁棒,抡圆了舞得天花乱坠,照着众多保安的屁股狠狠抽了起来,保安们一时间纷纷倒地,哀嚎连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,巨立中在李耀阳的保护下早已进入帐篷里去了,张皓古见矿工们溃败,就退后站在外面指挥,一边观看形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看到一个穿着风衣,围着围巾的长发男子如猛虎下山,狮入羊群,噼噼啪啪将保安们打得屁滚尿流,不成人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觉大惊,看不到他脸面,不知道他是谁?暗想怎么有如此厉害之人?立刻不假思索劈手夺过身旁一保安手中大头棒,朝南宫石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南宫石跟前,朝五六个奔过去企图围困南宫石的打手们厉声叫道:“兄弟们闪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待打手们答应离开,南宫石的棍子像闪电一样过来了,瞬间又倒下多一半,张皓古不觉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见是张皓古,心里冷笑一声,也不言语,举起铁棒照他屁股横扫过去,张皓古朝后急退一步,躲过南宫石铁棒,抡起大头棒当头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顺势回撤,抽回铁棒隔开大头棒,转身一个边腿,一脚蹬在张皓古肩膀上,将张皓古蹬到三米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皓古虽不是战神,名不见经传,平日里也是练家子,普通三五人不是他对手,见这家伙身手如此之快,简直到了人神共愤,不可思议的的地步,又被惊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