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三零章 天上人间(二)

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三零章 天上人间(二)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住进天上人间不到十分钟,就有人敲门,“咚咚咚,”声音轻柔温和,十分优雅!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南宫石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是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女人的声音,娇滴滴如莺歌燕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过去开了门,看到一个露着肚脐眼,光着大长腿,妖艳无比,却也十分漂亮的高挑女孩站在外面,只见她双眸传情,轻启红唇,软语温存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要不要特别服务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一愣,曾想这天上人间虽久负盛名,估计也脱不了一些低级趣味的交易,果不其然,自己才住进来不到十分钟,这些寄生虫就来喝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南宫石虽也是俗人一个,对美色向来是来者不拒,但是此时此刻,离陈小咪撕毁“约法三章”仅剩最后一天时间之际,他对其他女人,对美色诱惑仿佛有了短暂的免疫力,内心提不起任何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淡淡说道,随即要关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曾想,眼前美女突然将一只脚塞进门里,阻挡住了他关门,并抬手在他胳臂上轻轻掐了一下,抛一个媚眼,嗲声嗲气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妹妹很体贴,很温柔,包你满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了我不需要!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,透着些许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美女闻言,瞬间变脸,鼻子里冷哼一声,扭头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突然暗想,这种女人常年混迹在这风月场所,而巨立中又在这里有常年包房,时间久了,一定认识,自己何不叫她来,也许从她口里可以问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美女,等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朝快要进电梯的女孩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不加思索,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客房,女孩一把将客房门反锁,放下包包,过来就要挑逗南宫石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微微一笑,说道:“等会,你先坐下,我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春宵一刻值千金,说什么话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不回答,从口袋掏出一叠五百块,说道:“这个给你,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末了你就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将钱拿在手里,数了数,不屑地说道:“先生,这才是进门费,你要问话也可以,不过收费就要看你问什么了,还有我回答需要花费的时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凑到她跟前,鼻子在她脖子嗅了一下,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夹杂着女人的体味,也许还有各种各样男人的味道,总之,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我来问你,挖宝矿业的巨总住在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紧盯着她的眼睛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嘴唇红如血染,眼神似笑非笑,斜着腿,始终露着轻蔑的挑逗,听闻南宫石之话,陡然间变了脸,站直身子看着南宫石,立刻反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,为什么问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见她突然如此紧张,可见巨立中平日有多豪横,想起他被自己追赶吓得声音都抖颤,禁不住哈哈大笑,转而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紧张?是他很厉害,还是他是你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说着,从怀里又掏出大概一千元,塞到她手里,他暗想,不管她是否认识巨立中,只要她视钱如命,就好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脸上愈发紧张,声音也开始发颤,说道:“不,其它问题可以,他的任何事我都不会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见她话虽如此,塞到她手里的钱却没有退回来的意思,心头呵呵一笑,又掏一千块放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见了,手抖得更厉害了,但还是摇了摇头,南宫石接着加钱,将钱加到一万块的时候,见女孩依然在摇头,他“嗖”的伸手过去,将给她的所有钱都拿了回来,冷笑一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就在1206房吗?你不愿意说,就走吧,等于我没有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一见急了,不假思索立刻说道:“胡说,他明明在1205房。我说了,快把钱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哈哈大笑,摇头道:“贪得无厌的蠢才,我问你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气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你?这个给你,拿上滚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甩给她五百块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气急,过来扯住南宫石衣袖,凤眼圆睁,开始撒泼,南宫石一把将她手腕捏住,略一用劲,她疼得仿佛断了一般哀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上钱快滚,再纠缠不清,我将你和巨立中一块儿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句话的杀伤力可不小,女孩见南宫石怒目圆睁,凶相毕露,满脸胡子根根都翘了起来,这才明白自己有眼无珠,惹错人了,连连点了几下头,朝门外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在后面突然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回头,怯生生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你逼嘴加紧,敢露一个字到外面,我会把你打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说着话,故意将拳头摇晃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点头如鸡啄食,末了拉开门,慌慌乱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关上门,刚回到床边,门外又传来敲门声,难道她忘什么东西了?南宫石左右一看,并没有什么?那么就是叫人来收拾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习惯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没有应答,敲门声继续,且声音不似先前那么轻柔,“咚咚咚”,一声连着一声,有不开门就会破门而入的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了个腿!干什么?”南宫石不由火起,心里暗骂道,一边穿好衣服鞋子到门口,从猫眼向外一看,门外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候,敲门声却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心里突然暗想,自己住进天上人间,要求住巨立中旁边,虽然声明是保护巨立中,但是行为很明显可疑,服务台两位美女必定会上报,一旦上报,等于泄露了自己行踪,这时候说不定就是他们来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拉开门,暗中做好了随时反击的准备,却奇怪外面真的没人,走廊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回到房里,他正要关门,却发现门下面有一张便条,拿起来一看,上面写着: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宫石,想要琥珀青羊,到盲肠山诗情崖来拿,你没看错,就现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落款处两个字:双田!

        “双田!双田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莫名其妙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就是自己刚才的急躁鲁莽,致使行踪泄露,这分明就是巨立中知道后,已经开始反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他叫嚣着说去盲肠山,好吧,没有不去的理,这一去,必然是凶险无比,但是为了琥珀青羊,为了老婆陈小咪,纵是龙潭虎穴,也要闯一闯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南宫石穿戴整齐,带好房卡出了门,坐电梯到大厅,大厅人很多,热闹非凡,看来陈平生意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做声到服务台,见依然是刚才那俩个女服务生,就低声道:“喂,美女过来,我给你说个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服务生见是南宫石,有点吃惊,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过来了,开口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微笑道:“我的钥匙留在你这里好吗?我一个小时以后来拿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服务生信以为真,伸手来取,没曾想南宫石给钥匙是假,突然伸手托起她的下巴,看着她开口骂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账东西,谁让你泄露我的信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服务生正要狡辩,不待她说出口,南宫石“阿呸”一口浓痰吐到她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脸顿时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用手指狠狠指了一下另一个女服务生,女服务生吓得变了脸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随即转身离开服务台朝门口走去,满脸污秽的女服务生“啊”一声惊叫,瞬间觉得丢死人了,迅疾蹲下身,用衣袖擦拭着低声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周围有人过来询问之时,南宫石早已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开车去盲肠山,走到半路,南宫石突然想到,自古这样的都是宴无好宴,会无好会,这一趟去不可能拿到琥珀青羊,倒是厮杀斗狠估计少不了,能扫清巨立中周围障碍,也就值了,但是因不知道“双田”到底是谁,为万无一失,他开车路过一家五金店时,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换了许多硬币揣在口袋里,想起梁飞雄的双节棍,他又买了一根大头棒塞进车里,这才直直朝盲肠山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盲肠山诗情崖在什么地方,他不太清楚,虽然有耳闻,只因没有亲临,自然不认得路径,到了盲肠山凤舞九天豪宅附近,他不得不停车打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了车,东海的夜又一次尽收眼底,依然美得令人窒息,仿佛进入灯的海洋,五光十色,光怪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望去,凤舞九天别墅区在夜灯的衬托下,拥有十分浪漫与高贵的气息,镂空雕花的气派的一个个大门,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,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,仿佛穿戴不俗的土豪,尽显豪横本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突然想起乔舞,想起她幽怨的眼神,突然觉得有点对不住她,当时说的出来以后去报警,因为夹杂着自己的私心,想万一巨立中出事,琥珀青羊将会没有着落,等自己将琥珀青羊弄到手,再救她出来也不迟,只是这一推不觉就是一年多,在德国时,自己曾失口给巨立中说自己见过乔舞,不知道他回来有没有动她?她现在还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