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三二章 诗情崖(二)

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三二章 诗情崖(二)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只好停下车,熄灯在车里静坐一会,外面月色朦朦胧胧,四处一片寂静,远处的诗情崖像夜的巨人在半山里像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听到什么动静,提着大头棒下了车,锁好车门四处一看,仿佛进入原始状态,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迈步朝诗情崖走去,一路崎岖不平,又走了三四里的样子,突然从诗情崖方向传来猫头鹰的叫声,声音凄厉悲惨!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眼前三丈之外传来低碎的说话声,紧接着两个黑影一闪,貌似发现了南宫石,钻到附近荒草丛中去了,南宫石一惊,猫着腰迅疾也躲到一块石头后面观查!

        约莫十分钟,荒草动了一下,有两个人走了出来,东张西望了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压低声音说:“叽里呱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也说:“叽里呱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两人叽里呱啦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一听,暗想原来他妈日本人,日本人来这里干什么?猛然想起“双田”二字,带“田”呀“郎”呀什么的不都是日本人吗?看来正是他们俩引自己到这里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两个人说了一会话,抽出腰里武士刀,在周围荒草丛中乱拨,用结结巴巴中文道:“姓南的,我看到你了,你给我出来,你再不出来,我可要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一听哭笑不得,心里骂一句奶奶熊,我姓“南宫”不姓“南”,真是俩个半瓶水的龟儿子,看一个渐渐到了自己跟前,他并没有出手治他,只是悄悄遁身到另一块石头后面,他想听听他们还会说些什么话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两人在荒草丛中拨弄了一会,没有发现南宫石的存在后,一个道:“那小子是不是已经去了诗情崖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句话出来,却全然是东海地方口音,非常纯正,南宫石听在耳里,不禁一愣,暗想日本人也能讲如此纯正的东海地方方言吗?这怎么可能?接下来又听他们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是,估计刚才并没有看到我们,是我们多虑了。”后一个接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一个又说:“这小子可是忒胆大,一个人也敢去人人谈之色变的诗情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所谓艺高人胆大,师父说他有降龙伏虎的本事,是救世金刚转世,看来并没有错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只要他去了,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,后面的事就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你真的相信诗情崖闹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信,可是不信你怎么解释那些诡异之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也这么想,但是既然师父那么看重他,却将他往诗情崖推,到底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!这个自然只要师父知道,我们不必多想,只要扮演好我们的丰田和本田那俩个混蛋角色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听到这里,心里万分诧异,原来这二人真的不是日本人,他们只是在假装日本人丰田和本田,想起丰田,不就是在毒风岭用手里剑打伤自己的那个日本鬼子吗?丰田离开之时,说他师父一来,自己必然遭殃,看来那本田不是他师兄师弟就是师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二人又是什么人呢?    他们师父又是谁?听他们口气对自己并无恶意。只是想遵照他们师父之意将自己领到诗情崖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就是听他们口气,他师父非常看重自己,说明他们师父自己也必然认识,他们师父又那么看重自己,说明去诗情崖估计并没有危险,只是自己时间非常紧张,他们这么折腾,岂不要坏自己大事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。反过来想,他们又怎么知道丰田和本田二人?又装扮他们样子来引诱自己,莫非那两个日本鬼子已经被巨立中请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正要出去问个明白,突然诗情崖下突然燃起一堆蓝绿色火球,火球左右摇摆,上下跳跃,还真的是鬼在跳舞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鬼舞影像由一个变成两个,再由两个变成四个,这样翻倍变化,不到十分钟,就有几十个火球像赋予了灵魂一样在那里跳舞?甚为壮观,远远看去,真像万圣节群魔乱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快看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尚没有出声,不远处有一个惊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!鬼舞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也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好像被吓着了,但并没有跑,立时蹲在地上,盘膝坐在两块巨石上,双手合十,低头默声念起阿弥陀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状况南宫石并没有看清,也只说这两人胆子也太小了,竟然吓得不敢出声了,好吧,你们害怕。我可不怕,我倒要去看看,是什么鬼,在那里作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南宫石从石头后面跳出来,大喝一声道:“嗨,哥们,想不想跟我去跳鬼舞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二人闻之大吃一惊,“嗖”地从石头上弹将起来,操起手里兵器,厉声道:“吆西,你的……南……南宫石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听他结结巴巴还在装日本人,不觉哈哈大笑,道:“别逗了,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,什么双田呀?日本人呀!快老老实实告诉我,你们是谁?骗我来这诗情崖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曾想那二人见南宫石识破了他们身份,互相拉了一下,一句话都没有说,撒腿朝来路跑了,几个起落,就淹没在荒草丛了,那一身轻功倒是十分厉害,南宫石见了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!什么跟什么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嘀咕一声,也不去管,拖着棒子,朝诗情崖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十几分钟,离诗情崖一百米左右之时,他掩在一块巨石后面,定睛朝那鬼舞之地望去,发现和刚才没有什么分别,诗情崖下一片平地,几十个蓝绿色火球依然在那里跳跃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许久,南宫石发现,那些跳舞的火球始终一个样式,没有什么变化,远看恍恍惚惚,十分诡异,近看倒十分呆板,没什么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鬼吗?南宫石忍不住放声哈哈大笑,他想,这不过是磷火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,他拎着棒子朝磷火走了过去,暗想只一棒子就可以让那一团鬼火成天女散花状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此时,诗情崖下突然阴风乍起,瞬间功夫,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几十个跳着鬼舞的火球一霎时被吹熄灭尽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一片空地,漆黑无比,突然之间透着一股令人窒息的阴森恐怖,和无比吓人的诡异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见状大惊,不由自主倒退几步,心里明白这里真的有些不同寻常的诡异气息,也许是自己刚才的大笑声惊动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思量,突然从诗情崖晃过来一团黑影,黑影貌似悬在半空,和野牛一般大小,一双拳头般蓝绿色眼睛,恐怖吓人,更为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居然发着婴儿般的声音,像是哭,又仿佛在笑,直直朝南宫石荡来,速度奇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天生胆大包天,可是此时此刻也禁不住汗毛倒竖,头皮发麻,肌肉紧缩,但是他浑身的本事,有些紧张是真,但要说怕,还早的很呢,至少不至于吓到失魂落魄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假思索双手攥住棒子,照着黑影一棒子打过去,黑影“咯咯咯”发出一连串诡异的笑声,紧接着,不待南宫石有所行动,又极速撤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一愣神间,黑影又折返了回来,这一次却与上次大不相同,只见黑影才到跟前,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朝南宫石胸口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不禁一愣,这是什么情况?这股十分彪悍的力量怎么像武林前辈的掌力一般?他不加思索,侧身一闪避开锋芒,抡起大头棒照半空中黑影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棒子力量用了七成,速度快到八分,要是砸中,纵然是美洲野牛,也会摇摇晃晃几下,死于非命,何况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暗想,自己用平生之力打出一棒,眼前黑影即便真是鬼,他也逃不脱悲哀下场,一定会被打个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他万万没有料到,他这一棒子还没有砸下来,半空里黑影“唰的”已经落地,紧接着就地一滚,站立起来,不待南宫石仔细打量,过来“刷刷刷”一连又是三掌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不禁又吃了一惊,这半空飘荡的一团鬼影,落到地上,居然变成了一个人,无论是人是鬼,他被迫出手,瞬间功夫,他强行接了她三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掌掌力十分雄浑,震得南宫石虎口发麻,浑身震颤,勉强才站住脚,他又是大吃一惊,这种被对方掌力所震的浑身酸麻    ,他可是第一次有过,可见对方武力值高到何种程度了!

        在朦朦胧胧当中,南宫石看黑影蒙着面纱,衣袂飘飘,身轻如燕,如梦如幻,是男是女,是人是鬼,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见她本事十分厉害,再不敢怠慢,将棒子扔到一边,挥动快拳反击,没多大功夫,互相见招拆招,见式拆式,已经斗一百二十合,分不清胜负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鬼宁霖快拳久负盛名,曾经为他夺得过    世界第一,到了南宫石这一代,似乎已经超越了宁霖,也为他学院派格斗王的称号立下汗马功劳,说实话,自出道以来,他并没有遇到过真正让他害怕的对手,甚至在大部分情况下,都是被他吊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