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咪咪 - 都市小说 - 神级快婿在线阅读 - 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四七章 同意亨得利挑战

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四七章 同意亨得利挑战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手术室门开了,一个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,满脸是汗,手里拿着一张单子,问道:“谁是陈小咪家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头先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都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紧接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小咪手术难度太大,子弹紧挨着心脏,你们要有心里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言大惊,杨紫衣“啊”一声惊叫,晕晕乎乎,软软要跌倒的样子,邢潇和陈洞庭急忙过去扶住,医生忙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别这样,我话没有说完,是说难度大,并没有说没有机会,总体来说,有多半的希望,明白吗?——快去交钱吧,先缴二十万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平过来道:“谢谢医生,我们不要多半,我们要百分百的希望,花再多的钱都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平心里明白,小咪是父亲最为得宠的孙子,小咪有个三长两短,父亲一关不好过,因此才这样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她这样拍胸脯说话,杨紫衣却大为感动,心里觉得小咪有希望了,其实她哪里知道,手术费南宫石早已缴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缴费!”邢潇说道,末了瞪一眼南宫石,好像说,你这个穷鬼,爱小咪,要有资本爱才行,光耍嘴皮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不理他,只是听医生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听了陈平的话脸一红,说道:“我们会全力以赴,放心吧——在这里签个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已经凌乱,看了南宫石一眼,南宫石明白,过去签字,医生问道:“你是患者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她老公!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再没有说话,旁边邢宇轩道:“慢着,你凭什么说是她老公?我儿子才是她正牌男朋友,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一愣,看着众人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宇轩道:“这个穷鬼什么都不是,我儿子才是患者男朋友——哦,医生你也看到了,他去缴费了,不是男朋友谁肯痛快的缴二十万?”末了又盯着南宫石,轻蔑地说道:“你缴吗?你有的缴吗?”        最后的话几乎是手指着南宫石的鼻子在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陈洞庭同时点头道:“医生,别听这个小瘪三的,他什么都不是,他就是一个无赖,一个穷鬼,一个智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觉得真是搞笑,抬手要打,陈洞庭吓得一啰嗦,朝后躲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道:“你们怎么这么乱?到底谁来签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忙道:“医生,我真是她老公,刚才也是我送她来的!你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这个道理,路人也可以送来,但是签字必须直系亲属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医生,请你相信我,这么大的事我不会开玩笑,我愿意为她负全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几乎哀求一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邢潇缴费回来了,邢宇轩道:“潇儿,快去在手术单签字,小咪要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急忙过去,医生看他满头大汗,有点相信他,看着他问道:“你们俩谁给陈小咪签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我!”邢潇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!”南宫石辩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争论,一个护士飞奔而出,惊声尖叫道:“李医生,快,她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医生急忙把单子塞到护士手里,转身急匆匆进去了,众人又一阵惊慌,陈平忙拉住护士问道:“到底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失血过多,昏迷了,天啦——怎么还没有签字?”护士惊呼道,一边看外面人多,就接着说:“你们要做个准备,她手术失血过多,要输血,看谁的匹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打起精神,过来把字签了,护士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手术颇为顺利,输血的话护士再没有提,估计医院血库匹配成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平过来对邢潇道:“邢潇,把缴费单给我,末了我给你转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,我缴也是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没过门的丫头,是我们陈家人,让你缴费,我爸会训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二十万,没事的,姑姑给爷爷讲,就说你缴的不完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以这样?我不能欺骗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对不起,我说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把单据给我吧,谢谢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好吧!手术费已经缴过了,不过不是我缴的!我刚才没有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见陈平这样,只好说了实话,陈平一怔,看了邢潇一眼,回头扫视了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言手术费已经缴过了,一齐回过头看着林守忠,林守忠摇摇头,指着南宫石,南宫石低头翻看手机,不大理会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平懒待跟南宫石说话,给陈洞庭递个眼色,陈洞庭会意后朝南宫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宫石,不错呀,没有想到你也能拿出二十万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抬头看了一眼陈洞庭,冷哼一声没有说话,旁边邢潇给陈洞庭耳语一句什么,陈洞庭惊呼道:“多少?一百万?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言,不解地看着陈洞庭,陈平问邢潇道:“什么意思?你说清楚,叽叽咕咕,偷偷摸摸的烦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听陈平数落自己,忙道:“好吧,我去缴费,收费员说费用缴过了,账户里有一百万,足够手术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明白,除了南宫石,没有其他人缴过费,说明就是他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疑惑地看着南宫石,不相信他能拿出一百万缴手术费,轻轻问道:“石子,你哪里来的钱?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紫衣是好意,本来想说不会是为了和小咪在一起,把老家房子全卖了,见这里人多,就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洞庭和邢潇听了,立刻浮想联翩,陈洞庭冷笑道:“大妈,不学无术,天天浪荡不羁之人,钱从哪里来,你难道想不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更加发挥想象,立即接口道:“一个穷屌丝,能拿一百万出来,鬼都不信,但是凭他本事,做个江洋大盗,不会没人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妈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闻言大怒,“嗖”一声将手里手机顺手朝邢潇面门掷去,他的手法那是一个精准巧妙,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邢潇额头上,邢潇一文弱书生,怎么可能躲过,大叫一声,蹲在地上哀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大惊,陈洞庭,邢宇轩,杨紫衣急忙过去查看,杨紫衣道:“你也是呀!怎么口里乱说!我看看,打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潇抬起头,额头一个大包,他疼痛难忍,看着父亲哭泣流泪,邢宇轩本是正派之人,因为爱子情切,再被老婆周三巧在后面推波助澜,才依着他们之意来和陈小咪订婚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想到又会出现这种情况,儿子一而再再而三被南宫石搅局逼迫,心中才渐渐起了恨意,下决心要和南宫石对决,这时候看到南宫石又出手打邢潇,也是恨之入骨了,不由咬牙切齿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宫石,你打得好,今日我拿你没办法,不过我们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。”回头又对邢潇说道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回道:“还是那句话,你算狗屁,有本事找人来,你石爷我随时奉陪!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宇轩父子再没有说话,二人随即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陈挖说道:“南宫石,你小小年纪,爱小咪并没错,可说话口气不能这么大,这样对你没有好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叔教训得是,可我南宫石生来就这样,谁对我好,我对谁好,谁敬我一尺,我敬谁一丈,谁要和我玩,大不了我赔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瞪了陈洞庭一眼,陈洞庭见他出手迅疾凶狠,再不敢去撩拨,只转头看着别处,装作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!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呀!这性格和我有些相似,我喜欢。”陈挖闻言大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二叔,二叔本事人人夸赞,是我们小辈学习的楷模,我不敢和二叔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会说话,听人说你学过格斗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二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佳战绩都有哪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几个联赛冠军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不要谦虚,我知道的可不止这些,听说你将李耀阳都打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侥幸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”是吗?你确实很厉害,不过你可认识我身后这位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又重新打量一下陈挖身后之人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认识,不过看他身形,也是一个练武之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亨得利!欧洲重量级拳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挖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石朝亨得利微笑点头,亨得利昂首挺胸,一脸漠视,用轻蔑的口气说道:“你自称天下无敌,不败战神,是东育格斗王,我亨得利表示不服,我要挑战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无敌?哈哈!”南宫石闻言大笑,暗想自己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,这黄毛眼含轻蔑,不可一世,十分讨厌,并且他这分明就是蓄意挑衅,自己和他素不相识,他为何这般敌意?一定是受了陈洞庭,陈家人蛊惑,自己何不借机教训教训他,杀杀他的傲气,顺便让这些狂妄自大的陈家人看看,敢再来挑战自己底线,自己一定铁拳侍候,想到这里,便大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这话我说过,看你身形,不过是吃饱了两顿粗茶淡饭,长了一声臭肉而已,要挑战我我答应你就是了,不过我狠话撂在这里,你能在我眼前站三分钟,听着是三分钟,就算你赢!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言,都满脸错愕表情,都不明白南宫石何以如此狂妄自大。